回乡偶拾:包间

辉子是我国内的一个小兄弟,比我小十几岁。

两人原来是生意来忘,本不该结成朋友的。但因两人都是郑州土生土长,特别是又都爱喝上两口,一来二去就成了狐朋狗友。但说我们俩是酒肉朋友也不对,两人都爱玩户外,三观还怪一致。他的媳妇和我老婆特别能聊到一起,两家处的像亲戚一般。所以他开口闭口叫我哥,我也就应承了下来。今年四月,从加拿大回国办母亲的后事,时隔三年再次回到郑州。当然要见这个小兄弟了。这次回来和辉子的第一次见,是他开了他电动车,去机场接我。后来又见了若干次,每次都是在酒摊儿上,郑州人把聚餐喝酒叫酒摊儿。几乎都是一帮脾气和职业相近的朋友聚在一起,以前认识或是刚刚认识的,大家聊得开心、喝得也尽兴。

只有一次有点与众不同。

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,辉子邀着我一去喝酒。他说请了一帮朋友作陪。后来到了饭店才知道,也就五个人:王医生夫妇、曹老师、辉子和我。王大夫两口我不认识,但曹老师却认得。曹老师是本市初中名校的一名班主任。疫情前回国,也是辉子请客,和曹老师三人一起喝酒。三人一共喝了两瓶白酒,一瓶洋酒,从格调高雅的饭店包间喝到一地腌臜的卖馄饨的地摊儿。喝了六七个小时。我和曹老师互相留了微信。回加拿大后,除了看看他的朋友圈,再也没有其它联系。

和加拿大不同,中国内地的很多稍微高档些的酒店,都把公共饭厅压缩得小的不能再小。而把大多数的空间,隔成了大大小小的很多包间。在不太讲隐私的中国大陆,本是公共场所的饭店现在倒成了尊重隐私的典范。

我打了车按点过去,进入包厢,就见到了辉子和王医生夫妇。王医生外形相当儒雅,王太太也娴静。我们四人都是一口标准的“新”郑州口音。新郑州口音是我发明的,为了和“老”郑州口音区别开。这种口音是在老郑州话基础上发展出来的。它和西安道北的河南话几乎一模一样。说“新郑州”口音的人往往看不起“老郑州”口音的人,觉得老郑州的口音太老匝皮,土的掉渣儿。就像是说普通话的似乎比说河南话的高贵洋气一般。

四人人边喝茶,边聊天,边等着曹老师。王医生在当医生之前,做过一段移民留学中介,辉子刚大学毕业就是跟着王医生干。那时他还不是王医生,是王老板。后来,王医生又从去上了医学院,毕业后就当了医生。不认识的人开始聊天往往从爱好聊起,我说自己最近喜欢上了重装徒步,王大夫莞尔一笑,说他和他太太就是玩户外时认识的。我心里一惊,心想,他们孩子如今已经十来岁了,这户外可是在将近20年前玩的呀。那时别说时国内,就是在西方也是挺牛逼的。这对中年夫妇看起来温文尔雅,竟然是玩户外的前辈。心里自然生起一种敬佩,再聊下去,更是让我佩服,他们竟然还玩帆船。几个人驾着帆船在海上漂泊了几天几夜,从海南去了西沙群岛。我玩户外从去年才开始,怕露怯,赶紧转移话题。于是就说起了教育,四人开始一顿腌臜诟病国内基础教育。我拿出上午跑步时拍的一张大幅灯箱广告给他们看,那则广告上写着:“考前30天,把握中考新动向 万唯原创 中考好题“。辉子说,全是在贩卖教育焦虑。发了一通对教育的牢骚。估摸着曹老师快来了,王大夫拍了拍辉子的肩膀说:辉子呀,你这侄子这次排名掉了将近五十名呀,一会好好问问 曹老师,咋回事,让他多操操你侄子的学习呗。话音刚落,曹老师壮硕的身体就挪步进了我们的包间。

人到齐,开始喝聊天。十分钟左右,王大夫和辉子的托付之词还没有开口,曹老师就起身去了隔壁的包间。似乎是另一个家长请客。此时我才恍然大悟,我其实才是个陪客。让我来理一理这里的弯弯道:王医生两口知道老下属辉子是孩子班主任曹老师的小学同学,于是就托辉子请曹老师吃饭。没想到同一个晚上,孩子同班的另一个学生的家长也请曹老师的客。同班两个学生家长同时请客,曹老师谁都不想得罪,于是就把两个家长安排在同一个饭店,但不同的 包间。一个班主任,两摊酒席,两个包间。曹老师只有在两个包间之间来回走动。一半时间分配给王医生,一半时间分配给另一个家长。辉子怕曹老师去另一个包间时,冷落了王医生,于是就拉了我来陪。因为我和曹老师有过酒摊上的一“酒“之情,有是辉子的好友,算是分解因式里的”公因式“吧。估计那边包间里,除了学生家长,也会有一个相陪的,说不定也是个“公因式”,不然那边的酒桌也会冷场的呀。

想到这里,心里叹道,现在的班主任,特别是名校的班主任真是香饽饽。写到这里,一定会有人等着我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坏话,什么卷的太TMD变态,国外多好,国外的孩子轻松自由的像是天上的小鸟。那你错了,中国和西方在卷教育这点上都一个德行。底层,顾不上孩子教育的家长,没时间卷。凡是手里有点闲钱的,有点权力的,或是有点地位的,他们的孩子哪个不是从小就开始了竞争,你死我活的竞争嘞。不信,去看看最近很火的美国电影《老派老爸》(Old Dads)就知道了。天下乌鸦一般黑,天下教育一样卷。

刚才从王医生夫妇和曹老师的聊天得知,王医生请客的原因,是因为王医生孩子的中考成绩的年级排名下降了四五十名,数学才得了八十七分。曹老师一边说没关系,一边说,主要因为是数学成绩下降了。又说上次期末考试是92,这次降了5分。我心里嘀咕,那么1分之差,排名就会差个十名左右呀,这也太卷了吧。曹老师又给王医生夫妇说了很多不丢分的技巧。王医生夫妇连连点头称是,说:这都是咱们自己的孩子,麻烦曹老师好好敲打敲打,该骂就骂,不行打一顿也行。

曹老师走后,我问辉子:不是教育局说不允许排名了吗?辉子说:“是呀,但每个学校都内部会排一下名的。虽然不给孩子看,但如果家长问,就会告诉家长的,现在的家长,哪个不来问排名?”然后辉子接着又说:“不排名,哪来的升学压力;压力才能让家长学生齐努力提高成绩呀。每个学生的成绩提高了,学校重点高中的人数就多了呀?学校有名了,学生、家长、老师和校长都开心。连周围的社区的人都开心。你想想,学校成了名校,更多的家长就会往这个学区搬家,周围的社区房子都会升值了呢。” 乍一听,非常有道理了,但仔细想想,似乎有很多漏洞。现在全社会都在拼教育,水涨船高,重点高中的人数就是那么多人,最后结果还是一样。

辉子干这事,我有点意外,不像他的风格嘛。不过我也不生气,因为我明白小兄弟义气,对我也不薄。一个班主任,两个包间请客,难免时间有个长短的比较。酒喝的上了头,小兄弟见蒋老师还不过来,就急了,红着脸,对王大夫夫妇骂他的曹氏兄弟。王大夫夫妇急急忙忙的劝解,越劝,小兄弟就越急。酒摊快结束时,曹老师又回来了。喝多了的辉子怼着他的发小曹老师大骂粗话,说,MLGB,你们这些老师整天贩卖焦虑,还让不让家长和孩子们活了。王医生夫妇一边劝着辉子,一边给曹老师赔不是。曹老师一脸的懵逼和尴尬。他也喝的有些上头,不顾老师的斯文颜面,对着辉子喊,你MLGB,你说说,我贩卖焦虑给谁了?我是被贩卖焦虑的中不中?你以为我心里好受?我在一边看着这俩发小指着对方的鼻子骂着郑州粗话,一边心里直发笑。暗自感叹道,能够互相发泄情绪的朋友,才算是真正的铁哥们儿。

后来想,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但这起跑线周围挤了那么多人,还有那么多人领跑,孩子能顺利和开心地起跑吗?

更多图文博客点击:

http://ice-point.net/ 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3
回乡偶拾:包间
有意思。国内的各种喝酒套套我从来看不明白
-**() 2023-11-3
我也不甚明白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3
年龄大了少喝点,最新医学建议是不饮酒。
-thegirlbefore(:) 2023-11-3
哈哈,争取戒掉喇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3
好玩
-walkthrough(往后的日子不新鲜) 2023-11-3
不太好玩啦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3
这酒喝的,一团煤气
-sammywang(地主管家) 2023-11-3
哈哈😆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3
张雪峰说过,河南的高考特别特别卷。
-rainclear(雨澄) 2023-11-5
哈哈, 他是郑州大学毕业的,其实哪里的高考都卷!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5
接地气的文章!
-zhouziren1(zhouziren) 2023-11-5
谢谢哈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6
上个世纪,很难找包间。但现在大陆背景的华裔,在多伦多开的餐馆里包间越来越多。甚至,全部都是包间。
-4_fun(寻开心: 誓别三推) 2023-11-8
是呀
-extraman(挥天舞地机械手) 2023-11-11